嫂子!”

    李桂花站在刘红面前。

    刘红坐在椅子上,既然来了,李栓柱又没了,她不帮着处理后事,有些说不过去。

    其实也没什么需要她做的,直接就是火葬场,然后可以找一块墓地把李栓柱葬了。

    刘红真的没有想到,最后给李栓柱收尸的人会是自己。

    他们两口子算是怎样的孽缘?

    “你别叫我嫂子,你应该知道我和你哥离婚了。况且你这个嫂子,我可真的当不起,就算我嫁给你哥,那些年,你也没有叫过我几声嫂子。”刘红觉得有些讽刺。

    这一声嫂子对于她来说太陌生了,大概李栓柱的弟弟妹妹也没有真正把自己当做他们的嫂子过。

    反而现在李栓柱没了,他妹妹跑过来叫自己嫂子。

    “对不起,刘红,的确,我没有资格再叫你一声嫂子了,但是这是我欠你的。这些年你对我哥,对我我弟弟,对孩子们,对这个家付出了太多,而我们却一个个变成了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尤其是我,恐怕是这些狼里面最狠最毒的那一个。

    对不起,这些年是我做错了。”

    李桂花深深地鞠躬,深深地道歉。

    她是真心地,当她睁开眼睛,看到了活着的哥哥和弟弟,看到了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悲剧的时候,她忽然明白了自己当初做错了多少事情。

    她就是一条毒蛇。

    问题是害人还害己。

    “李桂花,你这样我很不适应,不过你既然给我道歉,我接受,因为这是你欠我的。只要你敢给我万万没有承受不住的道理。其他的就别说了。

    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更不想和你们还有什么交集。”

    刘红站起身,她不愿意和李桂花来往,因为李桂花的确做了很多坏事。

    整个的李家人里,李桂花恐怕就是最坏的一个。

    李桂花点点头,“我知道。我们这家人太坏了,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情,您放心,这一次把我哥哥送走之后,我就回去了。大概这辈子我们也没有再见面的机会。

    我唯一可以向你表示歉意并且表示谢意的机会,就这一次。我哥哥去了三个孩子,现在都要有你照顾。真的谢谢你。谢谢你不计前嫌,还愿意照顾三个孩子。

    虽然我很想努力的表现我自己说我可以照顾孩子,但是我真的没有那个能力。所以非常感谢你嫂子,你的大度,你的宽容。”

    李桂花是真心地,从来没有过的真心。

    刘红嘲讽的看着李桂花,“你不需要感谢我这三个孩子,也是我自己的孩子。从法律上来说我是他们的母亲,是他们的监护人,照顾他们是理所当然的。并不是因为你哥哥的嘱咐,也不是因为你的感谢。”

    李桂花还是深深地鞠躬。

    李栓柱的后事处理得很快,很快,骨灰就葬进墓地里。

    而李响李丽李好把李桂花送到了火车站。

    李桂花要回去了。

    而他们从法律上来说,现在开始要跟着刘红生活了。

    没有更多的依依不舍,李桂花上了火车。

    是啊,有什么舍不得的,作为他们的姑姑来说,她从来没有在孩子们心目中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跟着他们的妈妈,他们还能稳定的生活,何必还在意她这个对他们还曾经怀有恶意的外人呢?

    李响,李丽被刘红安排进了他们附近的一所中学。

    李丽今年刚刚上了初一。

    自从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李丽现在已经变了很多。

    她和刘红不亲,可是起码知道面对这个母亲的时候,她不在多说一个字。

    父亲已经去世了,她可以信赖,可以仰仗的人已经没有了,现在唯有跟着刘红,她才有学上,有饭吃。

    如果经历了这么多,她还不知道什么叫韬光养晦,还不知道什么叫做隐忍。

    那么他就太糟糕了。

    …………

    白晓看着屏幕上面,何伟和江少卿正在看着屏幕,绿色的柱子几乎成了一条线,现在整个市场都在绿油油的一片。

    金融市场几乎在一连串的震动之后,惨不忍睹。

    就连最优质的股票,现在也遭到了血洗。

    亚洲股市已经是重灾区。

    还是轮番洗劫。

    现在人们已经不知道,下一个要倒霉的是那一个市场。

    似乎随时可以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白晓,现在可不庙,看着现在的样子!这些金融大鳄可没有收手的意思,这样下去,我们的股票很快就要没钱补仓,会死的很惨的。”江少卿神情凝重。

    现在根本不知道底部在哪里,而且很明显,他们的资金砸进这个场子里,连一点点水漂都没有,就沉了底。

    这样下去就算他们几个家族联手!这些钱也不够在这里搅动风雨的。

    最后他们也会血本无归的。

    白晓看一眼桌子上的电话,拿起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照这个情形下去,恐怕整个市场起码没有三五年恢复不过来。”

    江少卿也是着急,他们现在如果仅仅是走股票市场,恐怕真的是血本无归。

    可是如果进入期指市场,一旦被那些金融大鳄狙击,下场恐怕比股票市场还要惨。

    而且这一次很明显有动作的是几个大鳄在联手工作。

    每一次狙击的目标市场根本不一样。

    他们也在头疼。

    白晓自然知道这个市场在半年以后会被各国政府出面,挽回市场的损失。

    可是在那之前她也想要在这个市场里分一杯羹。

    拿不到足够的资本,怎么可能把卓氏直接打下马?

    没看到卓氏现在还在动作,不断的在收购何氏的股份。

    这是要何伟彻底沦为傀儡,拿到人家辛苦拿到的一切。

    卓氏很聪明,而且他们有内部消息,所以每一次行动之前反而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不光是在何氏上面赚到了钱!他们还在股指期货上面也是大赚特赚。

    要真的后面硬拼,恐怕要很庞大的资金。

    没看到卓氏正在和那些大鳄不断的接触,就是想要打击更大的企业。

    白晓当然清楚这一点,可是虽然她知道这一段历史,但是并不清楚,每一次狙击都发生在那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内,整个市场的点位,包括这些大鳄所狙击的股票的目标。

    说白了,她也是个普通人,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详细的记下来。

    所以现在她需要借助一些金手指。

    ( = )

http://www.linlida.com/4_4761/43534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