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你怎么了?怎么一脸怒气冲冲?你难道见到那个女人了?难不成你爸真得找了一个狐狸精?”这才是程思关心的,她想要的一直都是白敬山。

    自己和年轻女孩比起来!的确没有优势,即使她保养的再好,那也没办法否认自己已经在年华老去的事实。

    心里很着急。

    白薇神色很奇怪的看着母亲,第一次用一种旁观者的身份打量自己的母亲。

    “妈,我今天见到那个女孩子了,她姓白!”

    程思一愣,姓白?

    这是什么意思?

    “年轻漂亮?你爸很喜欢,是不是把你赶出来了?”

    手指用力的抓紧了沙发上的垫子,内心里是慌乱的,手指都用力的发白,也不自觉。

    “很漂亮,很年轻,比我大两岁,我爸说那是他的女儿,亲生女儿。”

    白薇死死的盯着母亲的反应,她同样紧张,她想知道白敬山是不是说谎,她寄希望于父亲是昏了头,才会说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她不会不是白敬山的女儿。

    这辈子所有人羡慕她,她在国外过得顺风顺水,就是因为别人都以为她是富二代,是白敬山的女儿,白敬山也的确没有亏待过她。

    她现在才觉得自己多么可笑,自己一直觉得不公平,父亲为什么不像是别人的父亲一样对她宠爱,任她予取予求,她的所有的资源享受,只限于一定范围,超出了白敬山是不会管的,就是不给。

    她恨过父亲的吝啬,觉得白敬山就是个抠门的男人,怎么会对自己的唯一女儿居然还有条条框框,不舍的花钱。

    自己还不如人家那些不如白家的孩子,花起钱来!总是要收敛,别人都说白敬山教的女儿一点都不娇奢,特别会教育女儿。

    现在她终于明白,那是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女儿,凭什么白敬山要给她自己的一切。

    真是可笑啊。

    程思显然被女儿的话给惊呆了。

    先是呆若木鸡,接着就是脸色白得像是鬼一样。

    “你……不可能!不可能!白敬山不可能有亲生女儿,他骗我,他居然骗我,小薇,你听我说,你……”

    程思有些语无伦次,东一句,西一句的想要解释,可是语言非常苍白。

    “我就问一句,我是不是我爸的亲生女儿?要是白敬山撒谎!我这辈子都不会认他,我就当做我没有这个父亲,可是我要一句真话,我到底是不是白敬山的亲生女儿?”

    白薇声音里透着冷意,她设想过很多,就是想要知道自己是谁?

    她真的希望是父亲撒谎,鬼迷心窍的话,哪怕是这样让人伤心地话,她也宁愿是这样,可是她刚才分明看到了母亲眼中的慌乱,那不是做假的,程思这些年没长进,自己都能看破。

    心已经沉到了底。

    程思张了张嘴,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

    show(pc_middle);

    “你当然是你爸的女儿,白敬山是胡说,你别相信,你要相信,你是你爸的亲生女儿,要不然白敬山怎么会白白养了你这么多年,那一个男人会随随便便养别人的女儿这么多年,这还不是明摆的。”

    程思心乱成一团麻,可是依然花言巧语。

    “那好,既然是这样,我现在就去找我爸,我要和我爸做亲子鉴定,既然我是白敬山的女儿,他就不能不管我,今天他无情无义说出来的话,我要他收回去。”

    白薇站起身往外走。

    一二三!

    她希望听不到那一声。

    “小薇,胡闹,你站住。”

    白薇眼神阴郁的回头,那眼神里面浓墨沾染,漆黑的酝满风暴,像是要拼命的样子,把程思吓得一哆嗦。

    女儿还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你……那个亲子鉴定做不得数,你就是白敬山的女儿,你爸是恨妈当初没有和他一起同甘共苦,所以记恨我,这才连累了你,你是……”程思被白薇的眼神看的说不下去。

    “妈,有意思吗?你以为我爸是傻子?我这个傻子听着你说的话都漏洞百出,你以为我爸是傻子?随随便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爸是谁?他没有证据会不要自己的女儿?

    我说这么多年爸从来跟我都不亲近,也不会愿意来看我,对我也是不冷不热,我还以为是我爸没良心,可是现在看来,我要是个男人,对着一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还要装慈父,我也装不下去,我没有动手掐死她已经算是好的,还要装模作样的养活她?

    妈,我是谁的孩子?我到底是谁的孩子?”

    白薇不傻,这么多年的蛛丝马迹全部连想起来,这就是证据,自己一直责怪白敬山对自己不亲,自己想要撒娇,也被父亲拒绝,看这自己的眼神,白敬山总是像是看着陌生人。

    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享受着人家父亲这么多年的疼爱,现在才知道简直就是可笑。

    程思不说话,摇摇头,剧烈的摇头,“不是,没有,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当时我就是,我就是寂寞,也害怕,你爸快要破产,甚至考虑用离婚的方式保全一部分财产给我,我以为你爸不行了,要坐牢了。

    我根本不知道,你爸会翻身,我就鬼迷心窍,遇到了当时的我的初恋,我昏了头,我……”

    这种丑事自己怎么说。

    “好,你终于承认了,我亲爹是谁?”

    白薇不是不聪明,是很聪明,这些年她知道自己仗的是白敬山的势,要不然谁管她死活。

    可是她想要知道父亲是谁。

    程思跌坐在沙发上,“他叫盛牧原,他卷走了我的钱,抛弃了我,跟着别的女人走了,这些年我在也没有见过他,我宁愿他死了,他不配做你的父亲,他不配。你的父亲是白敬山,他才是你的父亲。”

    程思喃喃自语。

    白薇没管程思,看着母亲,她忽然觉得悲哀,自己就是这样不被欢迎的来到这个世界,要是没有白敬山,自己说不准现在是什么样子。

    可是她要见一见那个盛牧原,她不相信那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难道说盛牧原对她这个女儿一点点的亲情都没有?

    她要找到盛牧原。

    ( = )

http://www.linlida.com/4_4761/40147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