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少的腹黑娇妻

    郁邵岩几乎是应付的和所有人打完了招呼,急急忙忙准备去找白晓。

    现在白晓正在上班,一眼就看到几乎在落荒而逃的金院长,有些疑惑,他和金院长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见到他跑什么跑啊。

    “金院长!等等我!”

    郁邵岩已经甩开了跟在自己身后还想寒暄的几个院长,吃饭这些事情以后还能等,现在他心里的疑惑等不了。

    金院长尴尬的站住了,他刚才就是想要趁乱赶紧溜走,回去收拾残局。

    看郁邵岩样子也知道,郁邵岩还不知道白晓被自己调到了泌尿科。

    现在回去补漏洞去。

    把卫生厅厅长的外甥女调到了泌尿科,他想一想就觉得自己的儿子女儿要倒霉,还是被爹坑的。

    上一次他还说侯宝玉不靠谱,自己怎么就临老临老弄出这么一出戏。

    这次不赶紧收场,等着白晓去告状啊。

    可是现在被人家堵住了。

    “郁局长,哦,不,郁厅长,祝贺祝贺,恭喜恭喜啊!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恭喜您高升。”

    这个时候客气话那是不要命的往出倒。

    郁邵岩看了看金院长!脸色不好,难道出什么事了。

    “金院长,谢谢,谢谢,你现在这是……”

    “医院还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我这不是赶紧回去,本来郁厅长走马上任,我应该请您吃饭以示祝贺,今天主要是事情耽误不得,改日!改日一定上门亲自来请您吃饭,希望到时候您别推辞才好。”

    金院长恨不得现在就跑回去。

    “你要回医院!正好我也要去你们瑞银,那就顺路一起吧!金院长就捎我一程吧!”郁邵岩想要问问白晓去呢。

    金院长一哆嗦。

    这是……郁邵岩知道了?

    “怎么了?金院长,你这是不是病了,我看着脸色实在是难看,难不成是感冒了,还是累着了?”郁邵岩看着自己一句话,金院长就脸色雪白,几乎要晕倒的样子,搞不清楚金院长都病成这样子了还出来参加会议,也是太拼命了。

    金院长咬牙,看着郁邵岩的表情不像是故意挤兑自己,那么就是真的不知道白晓的事情。

    “我没事,我没事,郁厅长,您这刚上任,事情忙,要不然您改天再去瑞银指导,我好让院里准备一下,总不好慢待了领导啊。”

    郁邵岩摇摇头,“不用!我就是个人名义去的,不是学习,不是视察,也不是指导,更不是督察,所以你放心,我怎么感觉你不太乐意让那个我坐你的车啊。

    要是实在不方便,我们自己有车,小李安排我们的车。”

    金院长急忙摇头,“哪能不欢迎啊!欢迎郁厅长大驾光临瑞银!走,走,既然到瑞银去,那还能坐您的车,那不是打我的脸啊。走着!”拉着郁邵岩,心里满是苦笑。

    这不是倒霉催的啊。

    一行人下了楼,可羡慕坏了所有人。

    有人问高院长,“老高,什么时候老金搭上了郁厅长啊?真没看出来啊!”

    “我哪儿知道啊!不过我好像听说郁厅长的外甥女可是在瑞银实习呢,估计是因为这个吧!”

    心里还是有些羡慕。

    毕竟郁厅长新官上任,老金居然能和郁厅长打得火热,以后就算退休了,也能给子女留下一个人脉啊。

    郁厅长也要承情的。

    “老金手够快的。羡慕嫉妒啊。”

    “羡慕啥啊!在羡慕也要退休了。”

    “我们看来都是不如老金脑子好使啊。”

    大家打着哈哈散了。

    谁能知道金院长现在坐在车上如坐针毡。

    一边还要应付郁邵岩的谈话,一边还要琢磨这件事怎么办。

    刚才他特意暗中嘱咐了一下秘书小张,让他先打车回去,赶紧把白晓从泌尿科接出来,无论什么借口,总之要把人和和气气弄出来,在郁厅长到达之前一定要搞好了。

    现在看着路上的红绿灯,恨不得多遇到几个红灯,最好路上再堵一会儿,没有任何一次能比金院长现在的心情急迫。

    可惜红绿灯像是和他作对,平日里动不动就堵车的马路,今天偏偏一路顺畅,连红灯都没遇到几个,几乎是一路顺风的就到了瑞银门口。

    金院长心里怦怦乱跳,希望秘书已经弄好了,要不然今天他就死定了。

    没看到小张的身影,金院长只好客客气气给郁厅长带路,往自己办公室里走。

    郁邵岩摆摆手,“老金,我可不是来视察工作的,我就是私人行为,想要去见个人,你先上去,等会儿我见完了人,就上去找你,你不是要请吃饭,今天我可赖在你这里。”

    他不是为了金院长来的,自然也不想耽误自己的时间。

    要不是因为心中的疑惑不解开,食不下咽,他现在应该在办公室处理很多问题,新官上任事情多着呢。

    金院长脸色一变,急忙到,“您要见谁?去我办公室多方便,我给你把人叫过去。”

    还要说不就是白晓啊。

    郁邵岩笑道,“哪用那么麻烦!我自己去就行!我知道她在那个科室,不麻烦你了。”直接就奔着急诊去。

    金院长吓得差一点脚软了。

    “郁厅长,郁厅长,您先别急,还是到办公室等等,我给您叫人去!”

    可惜郁邵岩心急走的也快,秘书在前面给指路,三步两步就到了急诊室门前,谁让急诊室就在一楼,容易找的很。

    “护士,我想找一下白晓白医生!你告诉她,她舅舅找她!”郁邵岩抓住一个护士说,这么多人都在忙,他还真的看了半天没看到白晓得影子,只好找人求助。

    护士一怔,小护士可没看到金院长,主要是急诊室今天一大早就来了十几个急诊病人!急诊室早就忙的热火朝天,现在有人拦住了路,语气都不好了。

    “这位同志,您找的白医生不在这里,您应该去泌尿科找白医生!我们还忙着呢。”

    说着就要推开郁邵岩走人。

    郁邵岩手一紧。

    “什么?泌尿科?不是急诊吗?”

    护士撇撇嘴,“前天白医生就调到了泌尿科,您去那里找肯定能找到!你撒手,你弄疼我了。”

    郁邵岩脸上一寒。

    回身冷冷的看着金院长,金院长一头的冷汗流下来。

    ( = )

http://www.linlida.com/4_4761/39615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