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建白设抱着小小的人儿回去了,他们终于也松了一口气。

    小雨满眼都是崇拜的看着白晓。

    “白医生,你真是太厉害了。”

    白晓斜睨,这个丫头啊!

    “收拾东西吧,我们还要去下一个寨子。”

    他们今天在路上赶一赶,大概晚上可以到达另外一个寨子。

    张医生也是笑着收拾东西,因为婴儿的事情,这一次他们有了经验,特意准备了更多的东西,甚至连手术刀都准备上了。

    复杂大的手术没办法做,但是一些简单的外科创伤,要是需要切割治疗的话,总要做的。

    不能像昨天那样半夜在带着病人往医院赶。

    一次算是没有经验,如果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情,他们不能没事儿干光赶在路上了。

    东西带齐之后他们三个人继续出发。

    本来两个队伍,一个朝东一个朝西。

    每一个方向都涵盖了十几个寨子。

    而他们三个人是朝西的,才走了第一个寨子就返回了医院。

    这一次他们要去的寨子,比起他们刚才去的辛寨要远的多,从辛寨那里往下走的话,他们还要翻过一个山头和一条大河才能到下一个寨子,而这里根本不通公路走的全部都是山路。

    这些所谓的山路也都是人们长时间走才出来的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开发出来一条路。

    所谓的修路致富在这里还不现实,这里的人根本没有能力来修路。

    三个人背着沉重的行李,又踏上了新的旅程。

    这一次他们走到辛寨外面的路口的时候,只是遥遥望了一眼那个炊烟袅袅的村寨,三个人就继续走了。

    山路虽然崎岖,但是因为有了来回这么几次的折腾,他们对于走山路已经渐渐适应。

    虽然白晓已经疲惫的不想说话,也不愿意思考,这样的道路她已经很久没有走过,不过比起边境的那些山路和随时出现的冷枪和炮,这里已经像是天堂。

    看到张医生累得气喘吁吁,她和小雨几乎是推着张医生往前走。

    要不然这个老头儿大概真的会坐到地上。

    这个年纪让他走这样的山路还负重这么重,的确是为难他了。

    可是没办法,如果他们不趁着天黑之前,走到了村寨,那么他们遇到的麻烦可能比这个更严重。

    就他们三个人现在的战斗力,如果遇到了野兽,那就是等着喂人家啦。

    终于在天色已经暗下来的时候,他们走到了河边。

    按照小雨的说法,只要穿过了这条河,对面就是村寨,可以说他们马上就要进入村站,可以得到安全的庇护。

    可是白晓看到这条河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

    在她的心目中,原来以为是一条小河,可是现在看到了如此湍急的河流。

    忽然打心眼儿里她真的开始佩服李院长和他所带领的医生和女儿如此艰难的坚守在这个地方。

    他们只是偶尔来做一次,而吕院长几乎是每年要做很多次这种长途的跋涉,还无怨无悔。

    这才是最让佩服的。

    这条按照白晓和张医生的肉眼难以分辨的小路直接把他们引向水边。

    流水切出一条细细的峡道,这里河道非常窄,不到二十米宽,但是两边的岸边很高,造成了河流颇为湍急。

    急速的水流在水底的岩石上翻腾,溅起了白色的泡沫,水面蒸腾起白色水花,偶尔还激起一串钻石般闪亮的水珠。

    可惜这个时候可不是欣赏美景的时候。

    小雨领着她们沿河岸走过了有一小段路程,急流而下的水声似乎越来越响,水流逐渐缩窄,直到河面宽度只剩下约十米左右宽度。

    她停下脚步,扬起声音告诉他们:“我们这边过河。”

    白晓看了看空无一物的河面,上面也许曾经有过一座桥,但是现在除了能够看到一些曾经作为桥柱的东西,什么都看不到了。

    而小雨说的是过河?

    怎么过河?

    小雨合拢手掌冲着对岸呼喊,是他们听不懂的语言。

    她这才注意到河的另一端有间小木板屋。

    呵呵,“木板屋”也是太过恭维的形容。

    那是用粗糙的夹板搭起,再贴上黑焦油布的简陋住处。

    显然大自然正努力的夺回属于它自己的领土,因为板屋周围已经长满青苔,屋顶上也垂下藤蔓。

    黑焦油纸与植物形成极佳的伪装,泄漏出木板屋所在的,几乎只有一扇小窗,以及粗糙的石头砌成的烟囱。

    要不然白晓也不会刚才根本没有发现。

    过了一分钟,粗糙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头发灰白的头探了出来。

    那人狐疑地端详他们一会儿,终于目光定在小雨身上。

    她的存在似乎让他放下心,他松开门,走出来,是一位几十岁的老人。

    “小雨,又来看病了?这一次这两个人我不认识啊?”

    一边和小雨打招呼,然后拉动手柄,木屋的前面忽然紧靠着两颗参天高的大树的旁边一块十五米的木柱从天而降,这就是一个原木,没有任何修饰的原木,甚至树皮都在。

    “这是新来的城里医生,我们去寨子里看看有没有需要治疗的。”

    柱子一定很重,但老人的手绞动绳索,轻而易举地便把它摆平。

    他把木柱的一头放在河岸挖好的凹槽里,然后跪下让另一头倾斜、固定在相对应的另一端。

    “可以了,”他说道。“你们过来吧!”

    “小雨,为什么要这么做,木柱不是方便两岸过往的人们吗?”白晓不解。

    小雨笑道,“这条河还没到真正的雨季,否则一下雨,河水暴涨,到时候什么桥也会被冲走,为了保证人们的方便,后来几个寨子商量之后才有了这个桥。

    用的时候放下来,不用的时候收起来,也省的被毁了,这里的人们可修不起第二座桥了。”

    轻松的跳上树桩,快步往前走。

    “放心,你要是掉下去,我会下去救你的。”

    小雨调皮的对着白晓说。

    白晓看着那块木柱,虽然足够站上去两个人,可是因为是圆形的,挑战每个站在上面的人,看着木柱底下冒着泡泡的湍急水流,有些呼吸困难,用力的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准备好了。希望我不需要你跳下去救我。”

http://www.linlida.com/4_4761/39614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