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里医院,白建国和郝芳听到医生说,老太太再恢复也就这样儿了,嘴歪眼斜,那得回去慢慢找中医调理,扎针灸,吃点儿中药,说不准慢慢就能调理过来,现在医院进行了抢救,虽然来的晚了。

    可是老太太和先前儿比起来,起码不是瘫在床上了,自己的大小便也能控制,颤巍巍地扶着拐杖也能在地下走两步。

    这已经就算是中风的最好结果了。

    白建国那个气啊,就这住了五天医院已经花了两百块钱,还不包括他们一家子的吃喝,白建国心里那个心疼呀。

    结果人还是这样。

    这以后老太太回去就成了个累赘。

    原本老太太身子好,在家里也算是一个劳力,舍不得休息,总是跟着他们一起下田干活儿。

    现在可倒好,这不就成了一个活祖宗只能供着。

    原来家里还有白晓能把里外外的家务活儿都干了,再加上老太太也能把地里的活收拾了,他们两口子倒没觉得日子有多艰难,可是看看最近这段日子。

    白晓闹幺蛾子之后,人家去他们家院子住了。

    一个里外外能给他们任劳任怨干活的劳力没了,郝芳一天到晚忙了地里的还要忙家里的,早就一肚子气了。现在可倒好,老太太也躺下了,这不光地里少了一个劳力,家里还多了一个要伺候的人。

    老太太虽说现在能下地走两步,可是那颤颤巍巍的,看着都让人心跟着跳。

    喂水喂饭都得一个人跟着,要不然自己根本吃不到嘴里,别说还要花钱治病,白建国心里烦,郝芳心里更烦。

    两口子坐在医院外面花园的石头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死了亲爹亲妈。

    郝芳拿胳膊肘捅一下白建国,“他爹现在咋办呀?你倒是说句话呀。”

    白建国一肚子气也没地方发,“你让我说啥?”

    “老太太现在这样子,住在医院也是白花钱,干脆我们把人接上走吧,要不然这样下去,咱家又不是金山银山,这把钱都折腾光了。以后,白山和白壮怎么办呀?”郝芳气急败坏,每天看着那个账单她心里就跟烧着了一样。

    那可是花着他儿子彩礼钱呐。

    白建国叹口气,“那我能怎么样?现在就说出院医生也说了,再住一个礼拜,有本事你去跟医生说去。”他也是心里着急上火,一天天钱像流水一样花出去,能不着急才怪呢。

    郝芳眼珠子一转悠,“他爹,要不这样,你给白松拍个电报,就说他奶奶住院了,急等着用钱,让他想办法给寄上五百块钱回来。”她早就想着要怎么解决,这笔花出去的钱的来路。

    白建国一听,也是个办法。

    “行,我现在就给他去拍电报,他奶奶都这样了,他还能不管?”弥补了家里的亏空,白建国心里倒是有了几分得意。

    白建国拍拍屁股去找电报局了。

    郝芳也上楼。

    一进病房,就看见老太太正在那里折腾,呜呜咽咽的说这什么,还不停的打着白山,白山一脸的不耐烦,郝芳急忙上去,一把攥着老太太的手腕子,把老太太的手从白山身上拉下来,力气一点都不小,当着外人她不能说什么。

    可是私下里可没少对老太太动粗,李春华要是敢大小便失禁在床上,郝芳就下死手的掐老太太,都是掐的衣服遮着没人看到的地方,反正她是听医生说了老太太这辈子也就这样儿了,老太太现在说的话根本没人能听懂。

    所以李春华要是再想像以前一样在家里作威作福,那肯定是不可能了。

    郝芳可没忘记自己刚嫁过来的时候这个老婆婆对她怎么磕打,怎么欺负,要不是自己迎合着老太太这么些年,再加上后来把老大给熬没了,老太太可不能像现在这样,对她这么好,还不是因为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后老太太指望着她和白建国养老呢。

    李春华被掐的疼得直哆嗦,嘴里叽叽咕咕的喊着,手指指指点点,希望旁边几张病床上的人能看到自己的儿媳妇儿虐待自己。

    可惜她这个是中风。

    剩下几张病床上躺着的也差不多都是基本一样的病人,病人家属一看老太太这样子就知道这老太太生病了以后脾气不好,谁都看到郝芳对着老太太和颜悦色,谁能知道私底下里,郝芳是怎么收拾李春华的。

    “妈,别闹了,医生说了,您这病药回去慢慢养着,现在已经不错了,起码您还能下地。您放心,咱们这么多年婆媳,我肯定会好好照顾您,建国可就您这么一个妈。您别担心,我们不会不管您的。”话说的这么漂亮,周围的病人和陪房床都纷纷点头,夸赞郝芳。

    “老姐姐呀,你家这个儿媳妇儿可真的不错!你呀,是有福气的。”

    “对啊,看看你儿媳妇儿和儿子多孝顺,再看看你这两个大孙子,哎!你可真是好福气。”

    “就是这么孝顺的儿媳妇儿和儿子可不多见。”

    李春华心里苦,嘴上说不出来,她本来也以为自己一直对自己的这个儿子白建国这么好,家里哪一样不紧着白建国一家子,自己就算是抠出来白晓的钱,还不都是攒着给了自己儿子,就是希望将来儿子媳妇儿能好好的给她养老。

    可是现在,自从自己瘫倒床上以后。

    郝芳平日里跟她婆婆长婆婆短的,可是这个时候一听说她再也好不了了。

    开始还只是甩脸子给她看,到后来因为病房里陪床的人越来越多,郝芳为了面子上,好看不再给她脸色了,可是,每顿饭就给她吃小半碗底,还是清汤寡水,饿着她抓心挠肺的,她要是一发火闹腾闹腾,郝芳就掐她。

    李春华是想让别人看看自己是怎么被儿媳妇虐待的,可是她那手连用勺子挖着饭都放不到自己嘴里,更不用说想撸开袖子让别人看看自己身上的伤。

    儿子和孙子一天天看到她也是脸上没个好颜色。

    李春华知道,自己的报应来了。

    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得了这么一个结果。

    她对白建国那可是掏心掏肺的好,根本没想过自己到最后能落了这么一个结果。

    她真的是恨啊。

http://www.linlida.com/4_4761/39604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