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保国对着李国庆他们几个说,“把人给我撵出去!都到院子里去,晓要给看病,都出去。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给我靠边去。”李国庆几个一听这话,推推搡搡,就把村民都撵出去。

    安志远看一眼白晓,示意战士们,“把这个人也押到院子里,我们出去。”

    这时候人命关天的。

    被押着的????大喊大叫,“你们不能这样,这人死在我屋里算怎么一回事,不送医院死了可不能怪我。”

    刘保国一个巴掌扇在那人脑袋上,“你还说,要不是你这个庸医,我闺女能要出人命啊。你还想推卸责任,我告诉你,我要告你,告你草菅人命,你等着洗干净屁股坐牢吧。”一拳一脚发泄自己心里的愤恨,看到刘红奄奄一息的样子,刘保国是真的是想要杀了这个人的心思都有。

    男人抱着头躲闪,“你别打我,我也不过就是挣两个辛苦钱,谁能想到你家闺女能大出血啊,我做手术之前就说过,有风险的,是你家闺女自己保证,什么后果她自己承担,这时候你们就翻脸不认人。我冤枉啊。”

    “都闭嘴,安静点!”白晓在屋里大喝一声。

    安志远拉开刘保国,“叔,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我们要给白晓一个安静的环境,让她救人。”

    刘保国蹲在院子里,抱着头一声不吭。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能救了人啊。

    李国庆探头探脑想要看一眼!自己当初就是白晓救得,这里面大概没人比起他更有发言权,他是支持白晓的。

    况且他父亲也说了,很多以前中医的老专家,那可都是有大手艺的人,凭着一根银针吃遍天下的,据说那都是御医级别的,自从后来皇朝灭亡以后,这些能人都隐藏到了民间。

    他爹可是怀疑白老大恐怕是跟这种高人学了手艺,人家又不到处炫耀,还传给了自家闺女。

    这要不是他遇上了恐怕人家指定不能出手。

    安志远瞪一眼李国庆,李国庆讪讪缩回头。

    十里铺的村长他们也傻眼了,这要是真的死了人,他们村摊上大事了。

    安志远看了看屋子紧闭的大门,冷静的对明显是院子的主人的那个????说,“这位大嫂麻烦你烧开水,还有准备姜糖水,你家里的干净棉被找出来,一会儿需要。”这不是第一次安志远遇到白晓治病救人,似乎瞬间里安志远就明白要怎么做。

    女人唯唯诺诺半天不敢动地方,自家????不吭气,她哪敢自作主张。

    可是眼前这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一看就是个头头,他们也得罪不起啊。

    刘保国一听安志远说起这个,不知道是要干啥,还以为是给自家闺女准备的,立刻喝道:“还不快去!”

    女人还是不动地方,看了看自家男人,刘保国见状,上去就给了那个男人一脚,“你听不到是不是?”

    踹的男人鬼哭狼嚎,赶紧吩咐,“你是死人啊,人家解放军同志吩咐你还不赶紧去啊。去准备啊!”

    女人这才赶紧去了另外一个屋里。

    刘保国心急如焚的听着屋里的动静,可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十里铺的村民也是面面相觑,不清楚结下来怎么办。

    一般这种死了人!很容易就变成了两个村子的仇恨,到时候因为这种事情,刘保国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么就要把人送到派出所,要么就要停尸要赔偿,甚至动手教训的也大有人在,他们十里铺也不会眼看着自己人被欺负,于是护着自己村里人,然后口角,继而动手,谁吃了亏,也不能罢休,接着就是人家回去搬救兵,一拖拉机的往过带人,大打出手,最后可能不是一个人死,是两村几个人死了。

    大家都是心情沉重。

    其实所有人都希望屋里的人能活下来,要不然不知道多少家要受到牵连,人人都恨死了眼前的男人。

    “刘叔,拿被子褥子过来,可以把……人抬出去,我们……回去吧。”白晓的声音传来,刘保国一下子松口气。

    能要被子褥子,还让抬人,就这么人好了。

    一把抢过????手里的被子,冲进去,安志远让其他士兵拦着村民,自己和李国庆几个人进去。

    白晓已经用被子把刘红裹起来,自己身上披了一个被子,脸色难看,嘴唇发紫,整个人牙齿都在打颤。

    “回去……吧,好好……养着。”

    安志远出去端过来一碗姜糖水递给白晓,“快喝!”

    然后指挥刘保国几个人抬了刘红出去,他们的的车还在外面,安志远一步跨到白晓跟前,白晓已经哆哆嗦嗦喝了半碗姜糖水,也洒了半碗姜糖水,安志远二话不说,一把连着被子抱起白晓,“别说话了,我们现在就回去!”他知道白晓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事情。

    白晓想说什么,什么也说不出来,疲惫的靠在安志远怀里,好暖和。

    安志远的胸膛就像是一只大暖炉,让她舒服的想要扑上去,恨不得的摩挲两下。

    人已经被抱上了车,吩咐士兵,“你们留在这里,让村长报警,他们要是不报警,我们就报警,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

    士兵们立刻答应是。

    十里铺的村长都来不及求情,人家几个人已经一阵风一样没了人影。

    看了一眼因为安志远的话已经萎靡在地上的男人,面如死灰,这个王八蛋肯定没好果子吃,派出所来了,这事情就大了。

    这一次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啊。

    这边卡车在飞速朝着六盘村开去,白晓靠在安志远怀里哆嗦,安志远拿着茶缸,临走的时候还打了一缸子姜糖水,一边给白晓灌,一边把白晓身上的被子裹得更掩饰,连脚都裹得严严实实,还不断的给白晓揉搓手臂和脸蛋,白晓这一次其实没受多大罪比起王寒那一次似乎好的太多了。

    何况安志远动作这么迅速,准备的还这么周到。

    “怎么样?”安志远看着白晓似乎有些红润的脸蛋,细嫩的皮肤在自己手底下让人触手丝滑。

    白晓点点头,乖巧的回答,“好多了!你放心吧!这一次没那么严重。”说话都流畅了,安志远终于放心。

    驾驶位上的小五抿着嘴角,偷偷乐。

    营长以后也是个心疼媳妇的,看看这待遇,还没进门就这么护着,这要是以后娶回家,那还不得当观音菩萨供着。

    他回去可要给营长好好宣传一下,谁说咱营长是冷面佛爷,咱营长那可是怕媳妇协会会长呢。

http://www.linlida.com/4_4761/39604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